太陽底下——體恤聲音

  這些年可能說話太多,喉嚨時不時發炎,每每消了炎,又開始不停咳嗽,我如此,身邊靠聲音吃飯的朋友,皆是如此,教書的似乎沒有幾個氣管或嗓子特別好的,可喉嚨發炎的人,有時候看上去還很精神,外人是看不出有些甚麼毛病,辛苦只有自己知道,但職業道德驅使下,還是要堅持上課,除非真的發不出聲音,沒得說了,才會請假,長年累月下來,聲沙得很,長繭的也有,氣管敏感的,更是不計其數,忽然吸進些冷空氣,都會有點反應,咳個不停,此種職業副作用,相信每個教書的人都明白。

  最近看到一則報道,某中學不許老師使用咪,理由是會吵到旁邊教室,老師們說自己的喉嚨都喊啞了,可以想像得出,中學生頑皮,課上可能還需要老師維持秩序,每天對着一大群人喊,是要耗費多大的力氣。

  我對中學的情況不太了解,但在我任職的大學,每個教室都會配備咪,是基本的設施之一,教書的人又不是來演話劇,只是傳授知識,是不需要抑揚頓挫表演聲音的力度,那間學校可以加強隔音措施,或是買些收音效果好的咪,而不是不顧老師的健康,任由老師每天聲嘶力竭,現在提倡職業健康,除了體恤員工的心理,工作環境,身體健康,對於靠聲音工作的員工,管理層是不是也應該體恤一下他們的聲音?

范玲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