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陽底下——抹不走的中大記憶

  沒有在中文大學讀過書,但從傳媒轉行,第一份教職就在中大。博士畢業了,論文的數據取材於中大,還有恩師和一大堆的朋友同事都在中大。最重要的是,我在中大教書的那幾年,住在中大校園,那我到底算不算中大人呢?想起有一次和余光中先生聊天,他說不管我們在那裏的時間長或短,我們都算是中大人。余先生非常懷念他在中大的一段時光,如果他還健在,那一晚看到電視畫面裏的中大,會是怎樣的唏噓和感慨。

  中大校園之美,人人皆知。儘管校園大,去哪裏上課都要搭校巴,但秋高氣爽的日子,很多人選擇走路;或許經過崇基的荷花池,或者爬上蘭苑旁邊的石台階。

  剛巧在新亞書院有課,還可以在天人合一附近兜一個圈。很多中大校園裏的古樹都生了厚厚的青苔,據說愈是空氣好的地方,愈是常見。

  除了數不清的植物,校園裏還有數不清的鳥,每天嘰嘰喳喳地在耳邊飛過,再惆悵的心情都會變得好起來。

  我住在逸夫書院那邊,窗戶外面可以看到海,下了課,要不去本部游泳,順便吃個檸檬韃;要不去職員會所(以前的校長宿舍)享受一個西式晚餐。剩下的時間,在屋子裏安靜地看看書,或和同住在職員宿舍裏的同事聊聊天,歲月靜好,大概就是這個意思。

范玲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