慧眼看世界——明日香港

施政報告提出「明日大嶼」計劃,期望填出能容納逾百萬人口居住的新地帶。即使二○三二年首階段順利落成十五萬個住宅單位,也不能完全吸納未來十多年間、每天一百五十名新來港移民的住屋需要。除非移民政策有改變,否則填海造地只是杯水車薪。

  待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年底提交報告後,大眾對香港未來土地供應將有更多了解。究竟如何發展棕地、丁地,貨櫃碼頭搬遷,粉嶺高爾夫球場和郊野公園等問題屆時應有建議。明眼人都知填海造地成本最高,由填海地變成可開發的正式土地需時,二○三二年有首批單位供應已算樂觀。那麼為何特首「捨易取難」,遲遲未能全面開發新界土地?相信最大的阻力來自新界既得利益者。

  要原居民退讓,單講法律和道理並不足夠,或許從「風水」角度出發,讓他們知道再不合作,遲早兩敗俱傷。玄學家經常提到維港乃香港之明堂,明堂宜開闊平靜,可是中環填海後海岸被拉直和收窄,令港內海浪愈來愈大,乘渡海小輪也特別顛簸,早已影響港運。未來在東大嶼山海域填海造橋,將令西部水口大幅收窄,加上港珠澳大橋正將香港西北方的旺氣引離,按大玄空推算香港未來難以樂觀,新界西更無運行。

  如果當局愈早解決丁權的問題,騰出更多土地做基建和起屋,豈不皆大歡喜?

張慧慈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