慧眼看世界——數學遊戲?

    剛過去的周日,民陣聲稱有一百零三萬人參加反對修訂《逃犯條例》遊行,警方則指高峰期有二十四萬人參與。至於受建制派委託進行「科學估算」的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主任雷鼎鳴就批評民陣「無乜用腦」,他認為平均只有十九點九萬人參加遊行。究竟誰是誰非?

  雷教授是以維園直到政府總部的路程為三公里(Google地圖正確數字不少於三點六公里),沿途道路闊度是十米(只計三條行車線),總面積有零點零三平方公里作為計算遊行人數的方程式,他質疑當中怎能容納一百萬人遊行。

  我以他的估算方法,即每平方米有三點五人計算,並假設所有人都在糖街插隊;由糖街到政總三線馬路的道路總面積是三萬一千平方米,即填滿整條街已超過十萬人。以民陣龍頭從維園到政總的完成時間是一點五小時計算,即可粗略估計每一個半小時,遊行人數便會翻一番。當日遊行到晚上九時許才看見龍尾,若減去出發、停留和龍尾收縮的時間,整個遊行不會少於四點五小時,即參與遊行的人數最少也有三十二萬。這個估算已非常保守,如果再加上維園聚集人數,以及實際佔據來回多條行車線的話,人數只會有多無少。

  其實政府早已在街道佈滿天眼,而視覺識別技術也能即時點算特定時間到達政總的遊行人數。那麼為何有「高科技」的實時點算不用,而要大家估估吓呢?

張慧慈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