慧眼看世界——二〇三五年的世界

  兒子今年九月將會升讀二年級,由於他十二月出生,所以屆時還未夠七歲。很多家長問我,作為資深傳媒人及培訓師,兒子又是一般人眼中較輸蝕的「細仔」,會否有一套另類的教育方法﹖每次跟他們分享前我會先問:「你知道二〇三五年的世界會是怎麼樣嗎?」大多數人都說:「不知道。」之後就會反問我:「為何要特別強調二〇三五年的世界呢?」

  因為到了二〇三五年,我的兒子已經大學畢業。連家長都不肯定十六年後的世界會變成怎樣,今天有誰敢肯定其教養孩子的方法一定是最好的呢?對我來說,教育兒子的挑戰比創業和守業更難,因為生意經營失敗可以重新再來,然而在教養孩子上被判斷為「失敗」,可能會成為人生中最大的遺憾。

  還記得剛投身社會工作時,大多數人都用「愛立信」的手提電話,之後就是「諾基亞」的天下。親手將這兩款著名手機品牌推下神壇的「蘋果」,今時今日都要面對嚴峻的挑戰。在這十多年間,科技巨擘也逃不過時代的洗禮,我們這群渺小的家長又可以怎樣﹖即使能一時教導孩子表現聰明乖巧,又可以保證他們有「幸福」的將來,有能力掌控自己的命運嗎﹖

  其實家長可以問自己,想子女將來變成怎麼樣的人?你想他成為香港、祖國還是世界的棟樑,培育的目標已經截然不同了。

張慧慈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