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意行——法式浪漫珍寶金

  薯片叔叔說他過的是中產生活,喝咖啡丶看法國電影。不知他有沒有聽法國歌,特別是Jane Birkin(珍寶金)的Je taime'moi non plus(我愛他,我又不愛他)。

  當年不少人因為迷上珍寶金而學法文,她闊別香港十三年,今年因香港藝術節重臨,又再勾起一班中產人士的集體回憶。

  儘管珍寶金已年屆七十,但舉手投足仍是有一股少女浪漫情懷,或輕聲細語丶或展喉高唱,歌聲仍然時而甜美,時而不羈,當一首首經典歌曲響起:Manon、La chanson de Prevert、L'amour de moi、Jane B,時間恍似在那刻凝聚了。來自英國珍寶金到了巴黎後如魚得水,多才多藝的Serge Gainsbourg為她作曲寫歌,一對璧人是一個時代的印記。

  由香港管弦樂團伴奏,珍寶金雖然沒有唱Je taime,moi non plus,但已讓人滿足。羨慕她得天獨厚,仍然擁有年輕的聲線,唱情歌時仍有那股懶洋洋、遺世獨立的吸引力。

  究竟Serge Gainsbourg造就了珍寶金,還是珍寶金將他的作品作最傳神的演繹,已無從得知。只知兩人相遇的結果產生了很多好歌,即使分手後他也繼續為她作曲。他倆的故事,已是一首經典情歌,由珍寶金唱出,成為永恆。

張諾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