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意行——粵劇Diva

  到文化中心看粵劇《蝶影紅梨記》,近四個小時的演出全無冷場。台上星光熠熠,陳寶珠和梅雪詩固然有大批影迷捧場,尤聲普丶任冰兒都是大老倌,知音人也不少。但他們加起來都不及台下的一顆星,仙姐白雪仙。她每次進場、上台謝幕,立即成為全場焦點,真是光芒四射的巨星。

  今年是唐滌生百歲冥壽,任白慈善基會特別製作戲寶《蝶影紅梨記》作紀念。任白在一九五七年初演該劇後,只曾改編成電影,沒有在舞台上再演出。

  故事:青樓謝素秋與書生趙汝州以詩會友三年後相約見面,怎料私通外敵的丞相心懷鬼胎,將謝素秋騙往相府賞月,原來是打算將她送往蠻夷金國,謝趙兩人緣慳一面。經過多番波折,趙汝州最後成了新科狀元郎,到相府查辦丞相貪污通敵時,再遇上謝素秋,結局當然是大團圓。

  陳寶珠反串男角,將書生趙汝州的癡、儍和絕望演活。梅雪詩帶病上陣,偶然沙啞甚至失聲,但大部份時間嗓音仍然是清亮甜美。生旦默契交流,牽引着觀眾的情緒,全劇戲味濃,令人聽得如癡如醉。佈景更是不惜工本,《窺醉•亭會•詠梨》三段,舞台中間轉動了三次,由花園至書齋毋須落幕已能連接劇情,一氣呵成,看得痛快。

  幕前是粒粒星,幕後也是鑽石陣容,集各家大成。劇本整理由仙姐牽頭,有邁克坐鎮,改動了七次之多,務求精益求精;編舞有伍宇烈。生旦兩人又專程到蘇州向京劇大師梅蘭芳徒弟胡芝風求教,加強美化身段。

  雖說是一期一會,但人是貪心的,只望明年會看到《紫釵記》。

張諾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