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意行——頑童眼中的荷花

  到會展的水墨畫展,一心要看黃永玉的新作,不負所望,《涉江採取芙蓉》,朝氣勃勃的塘荷讓人看得心花怒放,花間幾只鷺鷥,其中一隻驀然回望,莫非畫外有畫?

  黃永玉是荷花癡,北京大宅名為萬荷堂,種了來自山東、湖南、廣東、北京的各式荷花品種,加上數十年的創作,荷花的各式形態和構圖已在心中。

  他畫筆的荷花不是一般清高、出世的感覺,而是一種很絢麗、很燦爛,與歐洲的印象畫更相近,輕鬆活潑是畫家心境的投射,與看畫人有直接的交流。

  據說黃永玉外婆家的城門外有一個荷塘,他調皮搗蛋後要避開外婆時,就會把一個高大的腳盆滾到荷塘,自己躲在裏頭。小時候個兒不高,看着荷花像屋頂那麼高。後來他畫荷花,大部份都是從根底下這個角度來看荷花,畫的就是當年外婆家池塘裏頭給他的那種感覺。

  畫展還有不少佳作,喜歡董小明的《風生水起》,令你有一刻目眩,就像一陣吹過,佩服畫家的創意和功力。

  水墨畫講求意景,但不一定是古山古水。趙龍光的《高山仰止》以濃墨重彩丶大紅大黑畫山,又是另一種味道。

張諾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