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意行——中國味的北歐菜

          自從丹麥友人Halfdan帶我去哥本哈根的Bror吃過晚飯後,我便經常向他戲說丹麥菜是受中國菜影響,令他啼笑皆非。

  近年北歐菜領風騷,名店Noma的大廚René Redzepi開風氣之先,時令野菜花卉入餚,加上創新烹調,成功將哥本哈根加進了美食地圖上。Halfdan帶我去的Bror,是Redzepi的兩個徒弟所開,短時間就取得米芝蓮推介,連師傅也推薦。餐廳開在城內大學舊區,氣氛悠閒。

  我們一行三人點了四道菜的晚餐,又加了多款小食。

  第一款小食是酥炸公牛睪丸,配tartar sauce;接着是煮鱈魚頭和炸魚皮、新鮮丹麥青豆、雞心沙律。除了公牛睪丸,其餘不就是我們的日常菜!青豆清甜,令我想起時令才有的上海菜炒蜜豆。

  最好玩是上網看其他食客的反應。大部份人都說被菜式嚇了一跳,甚至有人視之為挑戰,不過食過後是讚多於彈。

  主菜是丹麥名物燒肉,與香港的燒腩仔無論口感和味道九成相似,不同是配以慢煑青瓜和甜沙律醬。

  超讚的是新鮮出爐的sourdough麵包,幼滑的牛油,加進了鹽和煙熏骨髓的味道,組合特別但又恰到好處。

  吃過甜品後我對Halfdan說,好像吃了一頓中菜,他為之氣結。

張諾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