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意行——粵劇承傳

  流行曲有singer-songwriter,想不到粵劇也有人既寫又唱又教。

  這年看多了粵劇,八十多歲的尤聲普擔正香港藝術節的李太白,和不久前陳寶珠和梅雪詩演出的《蝶影紅梨記》固然精采,欣賞過後也隱隱擔心粵劇的傳承。但原來我是杞人憂天,尤其是認識了全情投入粵劇發展的文華,才知道粵劇界的有心人着實不少。

  文華的父親是名中樂師,母親是桂劇演員,自幼耳濡目染,一心想投入舞台世界。但當年大學畢業時粵劇發展缺乏配套,只可作業餘演出,而且憑着一股拼勁自資成立天馬菁莪粵劇團,培育新一代的粵劇人才。 

  台上文質彬彬的書生,到了台下即變回俏紅妝,就是這份無限的想像空間,讓人一頭栽進去,便難捨難離。

  但現實是傳統的粵劇劇本太長了,7時入場也要近11時才謝幕,唱做的辛苦,對觀眾也是考驗。所以文華的另一個目標是將一些劇目去蕪存菁,讓粵劇更能配合時代節奏。

  又或者是將演出編排得更緊湊,間場的時間短一點,便毋須刪減劇本。今年12月在高山劇場演出的《帝女花》就是循這方向,要補遺而非刪減,盡量跟足前輩唐滌生的神髓。

  難得的是文華不但做和教,也寫,善用主修中文的才情,創作了有香港特色的劇本例如《獅子山下的紅梅艷》,優雅唯美的《紅樓夢之金玉緣》和《梁祝》等。

  期待欣賞這位粵劇singer-songwriter在年底如何演活《帝女花》的駙馬周世顯。

張諾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