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意行——愛情樂章

  聽古典音樂有旁述,頗為少見。說的是法國作曲家白遼士(Berlioz)的《重拾人生》。

  白遼士逝世一百五十周年,香港藝術節請來法國世紀樂團(Les Siecles),演奏他的樂章,其中一場演有其著名之作《幻想交響曲》和它續篇《重拾人生》,兩首作品都抒發白遼士對愛情的體會。

  白遼士曾迷戀一名女演員,令他飽受煎熬。但痛苦從來是藝術創作的繆思,亦驅使白遼士把激情和迷惘化作《幻想交響曲》,所以樂章一時沉鬱焦躁,忐忑不安;一時又有豎琴迷人的樂音,也有風雨欲來的恐懼,正是作曲家內心的寫照。

  指揮帕斯高(Maxime Pascal)渾身是勁,沉醉在自己指揮的音樂中,舉手投足似在表演舞蹈。中場休息時,聽到最多人談論的是指揮。

  下半場樂章,白遼士從迷戀中甦醒過來,以一首包含旁述、獨唱和合唱的大型作品,告訴世人他在藝術找到了慰藉,並且開創「獨白音樂話劇」,詠唱歌德、莎士比亞、雨果等文學作品,通過男高音、男中音和合唱團,歌頌藝術。

  白遼士是浪漫時期作曲家,法國世紀樂團的年輕樂手,奏活色彩豐富,對比強烈,再加上旁白Daniel Mesguich的深情演繹,男中音Rene Ramos Premier、男中音Michael Smallwood、本地Die Konzertisten合唱團的詠唱,為樂迷帶來滿足的一夜。

張諾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