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到發燒——《Nothing has changed 》 David Bowie

  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雖已曲終人散,但當中一齣曾獲提名最佳電影,被譽為近年本地Cult片代表作的《那夜凌晨,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》(以下簡稱「紅van」)卻值得大家一再留意,特別是本專輯碰巧在此時此刻推出。

  坦白說,電影版「紅van」大概只能掌握原著的三、四成左右(如果你有過看小說版的話,必定會認同筆者),還好的是本片並沒有刪去其中關鍵之一——David Bowie的代表作《Space Oddity》。

  David Bowie,英國殿堂級唱作歌手,不過在大眾心目中,都只知道他形象前衛,好像六、七十年代已經以中性打扮示人(日本的澤田研二和本地的羅文也是模仿他),但卻較少人了解到其作品深度,就以《Space Oddity》這首一九六九年的經典作為例。此曲的創作背景,雖是順應當時一遍探索太空熱潮而為,但歌曲內容卻在諷刺,人類如此不惜代價,勞民傷財地去登月,從人文角度而言是否值得呢?這樣的反調在當時來說自然得不到廣泛認同,但今天當大家明白登月是何等好大喜功之後,足以證明David Bowie的高瞻遠矚。至於「紅van」的作者Pizza在小說中借助此曲去表達人類從時空交錯所體驗到的喜與悲,確實是神來之筆,可惜這一點在電影版中並沒有交代。

  說回這套三CD專輯,其內容主要是精選David Bowie過去半個世紀以來的名曲,當中自然少不了《Space Oddity》這首成名作,此外還有很多來自不同年代和時期的代表作,例如《Sue》、《Fame》、《Let's Dance》、《China Girl》……等等。不過,我更喜歡其LP版本,因為黑膠除了更原汁原味,選曲亦更精簡,加上180g雙碟不過賣二百一十多元,這比較起三CD賣一百九十元,似乎更有意思。

  姑勿論你是否錯過《Space Oddity》這首經典好歌,至少從本專輯可重溫一下David Bowie這位一代前衛音樂人的作品,總是值得。

馬中超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