營爆生活──營養偵探

  做營養師愈久,就愈覺得像偵探!要替病人提供有用的飲食建議,除了解病人背景及病情外,最重要是評估其飲食習慣,即是營養師獨一無二的「搵食架生」——take diet history,還要是an accurate diet history!

  營養師向病人提出一連串問題,從而得知病人的進食時間、份量、食物選擇、哪裏吃、誰人煮等資料。我們一邊問、一邊紀錄、腦袋一邊將食物轉化成數字計算,同時還要向病人保持微笑及眼神交流,殊不簡單。營養師必須對不同國家的食物及超市產品瞭如指掌。肥胖病人傾向「報細數」,過瘦病人傾向「報大數」,所以為了更準確評估,有懷疑時我們會建議病人下次覆診時「交功課」,例如寫飲食日記或為每一餐拍照。

  有時我們還要請「證人」作供。在病房中的厭食症病人就最懂「報大數」的藝術,為了不想增加體重,用盡方法收藏食物(用紙巾抹嘴其實把食物吐掉、把奶倒進鋅盆),又會磅重前飲很多水或於衣物中攝入物件等,去幫自己「增重」,這些全靠病房姑娘作供才得知。亦有患罕有疾病的兒科病人多年都不能增重,醫生和營養師搲爆頭,後來要聯絡奶粉商才得知,病人必須飲用的特別配方,原來多年來家長都只訂購建議份量的六成。

  尋求真相的過程有時困難重重,但take diet history過程往往笑料百出,為工作帶來許多歡笑。單單問「你平時早餐食乜?」得出的答案已經很多元化。

  甲:「食麵囉。」營養師:「食咩麵呀?」甲:「要煮嘅麵囉!」(有麵係唔駛煮㗎咩?)

  乙:「去飲茶,好清。」營養師:「即係食咩?」乙:「食幾個雞仔包之嘛!」(是雞包仔嘛!)

  丙:「食橙仔。」營養師:「早餐食水果?」拿起個道具橙,問:「有冇咁大?」丙:「唔係呀,橙仔煎蛋」(原來係腸仔煎蛋!)香港營養師協會認可營養師

澳洲註冊營養師

黃思敏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