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摩天輪——母校與我

       說來奇怪,我是糊裏糊塗入了英皇書院讀預科,當上男校女生。從此和英皇結下深厚感情,對我人生有深遠的影響。

      十七歲那年,抱着平常心回母校協和等會考放榜,一心想原校升讀,辦完手續便回家抱頭大睡,怎料成績出乎意料地好,身邊同學七嘴八舌鼓勵我到名校升中六,其實協和也是區內名校呢,但貪玩的我想向外闖,就像環島旅行一樣,由聖瑪利、女拔萃……一路殺過去。本想入讀就近的女拔萃,但在那裏我要兼修中史和西史,沒經濟科可選,一定悶死,唯有過海去英皇試試。翌日爭看面試的場面恍如暴動,連報告板也推倒了。在一片人聲鼎沸之中,瞥見自己的名字,順利面試後入讀英皇,還當上了女班長。

      同學猛人如雲,運動好、畫畫叻、讀書醒的大有人在,位位文武全才,令我很自卑,明白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老師大都假設我們會「自動波」,上課只會風花雪月,我每天像長途旅行般又車又船地返學、放學,夜裏則挑燈作戰,拉拉扯扯總算擠入港大。

      和英皇的情誼萌生於離開英皇之後,在一班師兄的疼愛下,我變成備受呵護的小師妹。兩個女兒就讀於英皇師兄曾任校長的學校,當然一樣要經考試,不走後門!核數則由師兄的會計師負責,他對我特別嚴格,保證我奉公守法。我打了不少師兄的主意,由財經名嘴陳永陸、GE前亞洲區家電部總裁黃廣揚到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,都被我收納旗下出書,又幫另一師兄林順潮教授全國滅盲的亮晴行動籌款。因為感恩,若果師兄需要我效勞,哪怕是艱鉅的特首選舉,我定當義不容辭,力撐師兄。

      潘麗瓊

      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