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摩天輪——協和情

  中學就讀協和書院,雖只有五年,但當時的我是一嚿飯,任由搓圓撳扁,正正是這五年是我性格形成的關鍵。協和是教會學校,充滿宗教氛圍,我入讀時才創校五年,校長和老師充滿朝氣和理想。由於位於慈雲山,同學多是住在附近的窮孩子,老師特別關顧學生,班別依姓氏英文字母排列,不走精英制,把學生分等級。

  校長邱何恩德女士為免卻學生日曬雨淋之苦,毋須學生每天在操場排隊,而是直接返回課室聽廣播,由校長在空氣中和過千學生傾偈,稱為「早會」。

  早會內容有些我至今仍記得。一次,友校來我校比球賽,每當友校輸波,我們全校即發出噓聲,校長告誡我們,體育精神不是只求贏波,而在於尊重比賽,尊重對手,尊重自己。另一次,她教我們說:「唔該。」哪管是茶餐廳侍應給你一杯水。

  我們入學時,女生規定跟隨廣州協和的傳統,穿湖水藍旗袍。但天呀,這是一場噩夢,旗袍是企領的,夏天很熱,又是窄身的,兩旁的叉常因我們奔跑和追巴士而扯爛,慘不忍睹。邱太要改革校服,竟然展開全校女生校服設計大賽!我們可以天馬行空在白紙上,畫出心目中的夢想校服。最後被選出的校服,是藍色格仔裇衫和半截裙,又方便又好看。

  我曾不自量力籌組生物學會,校長放手讓我們嘗試,最後當然搞到一鑊粥。校長沒有責怪,只是來和我們一起開會檢討。

  協和情的餘溫,至今仍在暖和着我的心。邱太和老師退休了,但我們仍經常聚會。年前,協和有女學生考獲十優,但邱太說,要關心的不是狀元,而是試場失意的學生,她是教育家,真正愛護學生。

潘麗瓊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