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摩天輪——勿令「奶粉媽咪」有罪疚感

  搬房子,在收拾舊物時發現了一張塵封舊照,當年懷第一胎時患上原因不明的妊娠毒血症。母女和死神擦身而過,但女兒出生時不夠兩磅,我連續兩月天天在深切治療部陪伴女兒,待她稍有氣力吸啜,便嘗試以母乳餵哺。

  母乳含有天然抗體,是孩子的最佳食糧。但女兒體弱,只能以吸管喝我預先準備的母乳,過程困難重重,我倒成了半個母乳專家。

  有行家不明為何今天我會當上奶粉商的公關,覺得母乳和奶粉不是對立的嗎?我只感到啼笑皆非。其實,大女兒出生體弱,連啜母乳的力氣都沒有,是奶粉救了她一命。我餵哺母乳後,因谷奶發了三次燒,看照片可見我口唇都破損了,所以明白餵母乳對於母親身心的負荷。次女出世後,我堅持餵母乳,但BB每兩小時吃一次奶,每次「歎」半小時,我剛開刀誕下嬰兒沒一覺好睡,曾向老公大發脾氣說:「你得閒去『摷』吓垃圾筒執番個女,可能我頂唔順,掉棄了她!」嚇得老公呆了,我只是發爛渣,可見餵母乳壓力之大。

  我對兩女都堅持餵母乳至九個月,但上班後只能以母乳為主,加奶粉補充,出國公幹更是沒法子。

  政府為了提升母乳餵哺率,推出「香港守則」,嚴禁奶粉一切推廣活動,令我感到莫名其妙。母親一定是把最好給予孩子,政府為何要充當道德判官?這樣等於加諸負面標籤於餵奶粉的母親身上,令其有罪疚感。母親需要援手,而不是枷鎖。

潘麗瓊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