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摩天輪——別離,在東京站

  世間有一種愛,終點是分離,這種愛叫做母愛。

  分娩,其實就是母女之間第一次分離,嬰兒走進人生,但無形的臍帶,仍在孩子成長期深深牽繫着母女關係。

  我是在職母親,永遠對女兒感到內疚。為了多相處,當我在天地圖書出版社工作時,索性把大女兒帶到書店自由看書。天真爛漫的她,因為不忿嘩鬼嘈嘈閉,自告奮勇地自製工作證,在童書部當小糾察,維持秩序。留有女兒字跡的工作證,我保留至今,不忍捨棄。女兒說,她喜歡做出版,想修讀日本文學,可能就是當年潛移默化的影響作祟。

  歲月流逝,十年後的今天,女兒隻身赴日本讀書。我們到東京站的商場舉辦微型藝術展覽,碰巧她十九歲生日,一家團聚。浸泡在日本優雅文化的她,謙恭有禮,再次扮演糾察,但今回對付的是我,不准在車廂講電話,不准大聲說話,不准亂過馬路。

  女兒無畏無懼地在陌生的國度生活,以流利日語帶着我們兩隻老嘢旅行,由訂車票、租和服、度行程,到替電視台訪問微型藝術家打點一切,為慶功宴準備菜單⋯⋯也好,我終於可以放鬆,投資十九年,終於有回報了!

  十二天的展覽終於結束。返港前夕,和女兒話別時,我忍不住哭了,哽咽地說再見。女兒離巢,是第二次母女割斷臍帶,相距千里,明明這一刻擁抱着她的溫暖身軀,下一刻變成空氣,女兒消失在東京站裏。

  世間有一種愛,終點是分離,這種愛叫做母愛。懷孕時,母女倆血肉相連,女兒誕生,便和母體分離,一朝女兒成長高飛,連見個面,親一親都難,我必須學懂放手、放手、放手……

潘麗瓊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