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摩天輪——嚇餐懵的「凶鈴」!

  自從兩女飛到地球另一端讀書,每當來電,我們都會急急接電,如抽中大獎般,興奮萬分。一來留英的幼女和我們有時差,寄宿學校又嚴厲夜裏收起手電,所以通話的機會一刻值千金。長女則忙於考大學,所以會由她作主動「飛鴿傳書」,以免打擾。

  假如女兒在不尋常時刻來電,我們都會深感不妙,接電時一顆心會卜卜跳起來。

  小女兒的多是「午夜凶鈴」,往往是病了,舉目無親,舍監又不准看醫生,塞幾粒藥丸了事。一病,會連帶引起思鄉病發,雙病齊發,身心俱疲。我們遠水不能救近火,想抱抱女兒,斟杯暖水都不可以。只能鼓勵她走出陰霾,堅強面對。

  長女的「凶鈴」多在一早。那朝九點多,她突然來電,泣不成聲,哽咽地說:「我不小心錯過電郵,錯過向大學補交資料的死線!無喇!」日本人規矩嚴格,令她向這心儀大學所作一切努力化為烏有。我安慰她:「沒事的,無論怎樣媽咪都愛你,這間不成,試另一間,只要努力,一定入到好學校。」我不熟日本情況,只感無奈又無能為力。

  她為考大學,隻身跑到大阪,到有百多年歷史的一間著名大學考試,事後卻極沮喪地說,面試難到極!我們唯有再當起啦啦隊:唔緊要!試另一間囉……

  前天,又是早上九點多長女的來電,我們手都震,豈料那邊滿是笑聲:「大阪的大學收了我!」你不是說凍過水嗎?害我們兩老「驚餐懵」。

  無論如何,喜訊讓我們浸泡在快樂的感覺當中,她還會多考幾間大學,但首間正式考的大學報捷,是個好開始,希望上天見憐這個離鄉別井的傻女孩,可以圓夢吧。

潘麗瓊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