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摩天輪——許曉暉:學習告別

    許曉暉的死訊,如突如其來的炸彈,炸開了一個無法瘉合的傷口,一個沒人解答的謎。好端端一個笑容燦爛、素食、注重健康,才貌雙全的女子,為何突然西去?

  網上流傳一篇署名梁公隼寫的悼文。此文說,許辭官後跟梁學易經。梁初見她時,「見其手上肺經的太淵穴瘀黑,相告應肺部有重病,勸勉體弱不能與人握手,因人有病氣,故古制拱手禮,她說:曾握十萬人手……已感呼吸不暢,步履緩慢;兩年後更突然肺積水,入院抽了一升半水,初無事,兩日後突與世長辭。」這樣說來,她是肺積水,而非傳說中乳癌而逝?

  悼文又說:「她一早已知有病,仍不顧醫,可見她並不畏死,更曾云:『我感到自己的生命並不長久,希望盡量做些有意義的事。』……她也說過:『孔子的單親,他能正面地發奮,是青年孩子應學習的。』」我難以理解假如許曉暉自知有病,為何不及早就醫?一個母親,怎可忍受女兒喪母之痛?

  任何病邪,必先是體弱,才予病魔有機可乘。在一篇去年六月二十九日她告別官場寫的文章:「學習告別」,她說:「作家米蘭.昆德拉在其書中曾說過:『這是一個流行離開的世界,但是我們不擅長告別……』生死別離,是人生的必然。 如果,今天就是人生其中一段歷程的最後一天,我們曾否想過自己對所愛的家人朋友要說些甚麼?」她寫此文時,是否已身患重病?自知死神將至?

  許曉暉不會讓你看到她獨自面對惡疾,在險惡官場,志不能伸的無奈,以及英年早逝,告別丈夫和稚女的悲痛,她把死亡的秘密留到最後,只餘你我無盡的哀歎。

潘麗瓊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