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摩天輪——55歲的我,寫給54歲的妳

    親愛的喬楊,你大膽地以自己的年齡Almost 55作為獨舞名稱,好一個揚眉女子,挑戰俗世對女性的禁忌。有甚麼比跳舞對老女人更殘酷無情?你無畏無懼,四十年如一日跳舞、跳舞、跳舞……

  五十五歲的我,看到你柔軟若無骨的身體,極度震撼!八千里路雲和月,你由陝西來到香港,經歷了四十年的舞蹈歷程。歲月沒有在你的身體留下痕跡。你在台上揮灑自如,五十四歲依然有夢,是舞台上的女王。一支個多小時的獨舞,你毋須劇情、道具和對手。絲絲細語、濃濃感情,刻劃大半生的故事。一舉手一投足,牽動着觀眾的心,令我的眼睛無法離開你。

  你十二歲學習中國舞。在故鄉陝西寶雞舞蹈團是一顆明日之星。老師鼓勵你南下投考中央芭蕾舞蹈團,考試沒難倒你。當你像雛燕拍翼沖天飛之際,考官忽然說:「脫下襪褲,要看你的腳趾……嘩,腳趾公那麼大,怎能穿舞鞋,用腳尖踮着跳芭蕾?」一隻腳趾公,讓你狠狠跌一跤!你從此打回原形,回到寶雞。十一年後,你從陝西坐上四十小時火車南下,參加中國第一個現代舞班——廣東省舞蹈學校現代舞班。九○年,你獲得法國第四屆巴黎國際舞蹈大賽「現代舞雙人舞金獎」,這是中國現代舞第一枚國際金牌,但你沒有像其他人轉到歐美搵食,而是在六年後,加入恩人曹誠淵創立的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當舞者。十年如一日,你把最好的光陰留給最愛的舞台。

  喬楊,你像一個清心寡欲的修行者,用優美純粹的舞步,洗滌我們內心塵垢,又像一泓清水,讓我反照自己。看你的舞,我像上了人生一堂課,銘刻於心,畢生難忘!

潘麗瓊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