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摩天輪——靈與慾掙扎——《唐懷瑟》

  《唐懷瑟》是華格納歌劇中最受喜愛的作品之一,卻從未在香港上演。今次藝術節破天荒請來華格納誕生地的萊比錫歌劇院現任總監,連同劇院合唱團及歌唱家超過一百五十人演出,全劇更長達四小時,是重磅級製作。

  以愛情靈與慾的掙扎為主題的《唐懷瑟》,執導演筒的往往是唯恐天下不亂的壞孩子。二○一四年為柏林國家歌劇院導演此劇的是舞蹈家沙夏.瓦茲(Sasha Waltz)。她為第一幕維納斯酒神狂歡式的舞蹈,設計一個像是眼珠的圓型空間,懸掛在舞台半空,眼珠中央竄出十幾位近乎全裸的舞者,不斷攀爬、滑落、擦身、廝磨……未上演先轟動。今次為藝術節《唐懷瑟》掌舵的西班牙歌劇導演Calixto Bieito,反傳統捨棄群舞,只要女神維納斯於倒吊的大樹中獨舞,和枝椏不斷撫摸、擁抱,但看似陶醉,實則弄到損手爛腳,苦不堪言。這一幕想表達中世紀吟唱詩人唐懷瑟,一心想離開維納斯的縱慾世界,再回到凡塵,豈料折返人間,回到純潔的舊愛伊莉莎白後,看見在歌唱競賽中,衣冠楚楚的紳士為了爭奪伊莉莎白,虛偽地只歌頌愛情的神聖,唐懷瑟謳歌肉體的享樂,被眾人斥責,被流放到教皇求赦罪,令伊莉莎白痛不欲生。是她的犧性令唐懷瑟的靈魂得救。

  《唐懷瑟》的舞台設計很特別,首幕以倒吊的樹木象徵男性生殖器和情慾幻景,第二幕則以高聳的巨柱,刻劃上流社會的假道德,第三幕以黑色膠袋從底部包裹巨柱,表達人性的陰暗。不過,一眾歌唱家雖然技巧了得,但個個大叔大嬸的身型,難以想像是風流倜儻的夢中情人,還是中國戲曲更講究聲色藝俱全,更耐看些。

潘麗瓊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