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摩天輪——船王父子之死

  忽聞王敏剛猝逝,頗感突然。

  我在一九九六年時遊絲綢之路,在西安遇上騙財的士司機,其後又遇到滿口謊話的包車司機。千山萬水到達敦煌時,已淪落為乞丐模樣,幾天沒洗澡,滿身臭氣。當時的絲路不如今天,配套非常落後。人有三急,卻找不到洗手間,要就地解決!初時還有點害羞,但漸漸地膽子大了。人要變起來,話都冇咁快。

  一天,在鳴沙山玩了一整天,滿身都是沙泥,很不舒服。很想找洗水間沖走泥沙,但連茅廁都找不到一間。此時,眼前忽然出現了一座宏偉壯麗,充滿浩瀚沙漠特色的宮殿,初時以為是幻覺。走近了才知是才開業一年的敦煌山莊酒店,新簇簇。我一個箭步走入去,侍應也沒有阻止我這個來歷不明的乞兒。

  直闖洗手間,那是我在整個絲綢之路見過最乾淨美麗的天堂,裏面鬼影不見一隻。我不管三七廿一,除掉鞋,遞一雙豬腳上洗水盤,開猛水喉沖。久旱逢甘露的我,在沙漠中找到一口清泉,當然不放過。除了不能脫掉衣服之外,我用這水喉洗掉全身污垢,真爽呀!

  今天回想起來,認真失禮。後來才知道這是「船王」王華生之子王敏剛斥巨資興建的。或許是他走得太前,絲綢之路旅遊配套未完善,敦煌山莊酒店一度艱苦經營,曾經虧蝕。

  我曾經在十幾年前訪問過王華生。他的辦公室在尖沙咀山林道,地方細細。比起和他齊名的船王董浩雲和包玉剛,前者的兒子當上特首,後者轉型為大集團九倉和會德豐,他有點斯人獨憔悴。估不到不出八個月,他和長子都先後逝世,標誌一個船王時代的結束。

潘麗瓊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