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摩天輪——死神陪伴的記者生涯

  前晚重遇一別十多年的法庭記者,令我回想起一段波濤洶湧的日子。當時我到南非國家公園採訪獅子、犀牛、大笨象之際,忽然接到上司電話,他說黑社會組全隊人馬被敵對雜誌一夜撬走,問我能否臨危受命當上法庭新聞主管。我全未做過港聞,法庭新聞更是「零經驗」,但我愛挑戰,馬上答允。

  法庭新聞豈是英文好就掂呢!報道法庭新聞,如果在新聞上加鹽加醋,隨時會被控藐視法庭、妨礙司法公正!加上日報已有法庭版,我做雜誌的有甚麼空間可以發揮呢?

  滿腦子古靈精怪想法的我,索性不按常理出牌,殺出一條血路。例如神秘女富豪現身在一單奀豬豬的交通違例案中,法庭隔籬是差館,卻有五、六百萬元防彈車加一支軍隊的外籍保鏢!令我直覺此人一定自小受盡白眼,例如生為二奶女,才要大排場,以平衡心理。我由她的出世紙、結婚證書,一步步揭發她的身世;又例如從法律期刊見到法官評論一宗主角保密的五十億元離婚案,我便由法庭排期表的代號,抽絲剝繭,像查案般查出主角的身份,更從訪問他們身邊人,追查離婚的戲劇性始末,終讓我做到一隻隻獨家故仔。

  還有一次險招殺身之禍。我追查和「小甜甜」對簿公堂的老爺的幕後金主,抽出了一班包括過氣影帝、黑幫大佬及上巿公司股東等等。臨出稿前接到恐嚇電話,我不理死活,堅持故事出街,幸好至今仍健在!

  這段日子刺激緊張,但最令我大開眼界的,不是法庭裏的唇槍舌劍,而是隱藏在人性深處的黑暗面,銘記一生。

潘麗瓊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