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摩天輪——黃秋生呀黃秋生

  電影金像獎頒像典禮上,每個角逐獎項的演員都打扮得像孔雀般,爭奇鬥艷,男的畢挺西裝、踢死兔,女的超低胸高叉晚禮服,唯獨大熱門影帝黃秋生,像一股不羈的風吹到會場,一臉滄桑。全場都認定了是他捧走影帝,只有他一人懷疑,直至大會宣佈「黃秋生」!他才上台為自己加冕,往頭上「笠」一頂高帽。

  作為香港最頂尖的演員,他的發言是悲涼的。他笑說,我是在新的電影大亨古天樂手上接受影帝獎。這句說話背後是殘酷的對比,古天樂片酬如雪片飛來,身家暴漲,出手闊綽,變成電影圈大善人,瀟灑贊助藝術中心經營古天樂電影院,在此率先播放《淪落人》。相反,黃秋生因為政治取向,近年受到封殺,空有百般武藝,在電影圈無處容身!

  他一心想靠舞台演出殺出一條血路,和當時剛和詹瑞文離婚、人生陷於低潮的師妹甄詠蓓,合組劇團搞舞台劇,但開支大收入少,無以為繼。生活捉襟見肘,黃秋生仍不忍收新導演陳小娟一毫子,甘以「零片酬」接拍《淪落人》,寧願向楊受成借貸度日。他何嘗不是影圈一個大善人?

  當記者問他為何肯不收錢拍戲?他說,這種片能有多少錢呢?不如不收。最重要是,陳小娟有知名度了,以後條路會順好多。他何嘗不是影圈的大善人?

  人生來到這個年紀,他似是看透過了生命的本質,從母親的逝去,他參透了——人生這麼短暫,不快快樂樂地過活,你就笨了。黃秋生不是用演技去拍《淪落人》,他是用生命,用難以下嚥的生命苦杯,人情冷暖來演出,以愛去成全導演的「尖」。

潘麗瓊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