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摩天輪——維多利雅講VS粗口橫行

  近年,粗口變成香港最有力的武器——教師林慧思以粗口指罵警員不執法,引發街頭暴力,成為轟動一時的林老師事件,從此,粗口成為抗衡強權的姿態,鞏固香港人的身份認同的「入場券」,連最高學府的民主牆亦出現粗口,背後是一種語言暴力和與傳統割裂。即使如最近發生的「安心」事件,黃心穎一上車便粗口「侍候」好心送她先歸的同行男友人!男友人無癮閉嘴走了。一句粗口亦改寫了她和許志安下半生的命運。

  粗口,是戲劇上的亮點。電影《狂舞派》有一個經典對白:「難聽過粗口」。因為粗口就是標準。今年橫掃香港金像獎多個大獎的電影《淪落人》,片中最重要的笑位,就是黃秋生教菲傭Evelyn說的「多X謝」。笑,因為粗口突破了道德防線,在語言上是很大的誘惑。

  正當粗口橫行,「一舖清唱」和編劇兼詞人岑偉宗,卻反其道而行,高舉一個「雅」!和人與人之間的「仁」字。去年五月為大館開幕演出,至最近的續篇《維多利雅講繼續講》,他們要「尋找」香港這件失物,要鑽進「源頭」,追溯中國傳統文化,找尋香港的歷史脈絡。以建立自我身份認同。以正道治療「語癌」,以和平抗拒暴力,透過正本清源,抗拒滔天俗流。

  或許,我們對象徵香港的獅子山的傳說,要買甚麼手信,在外國才藝表演甚麼?一律矇查查。岑偉宗的答案,是發掘歷史,向香港經典致敬,他重新創新《獅子山下》和《雙星情歌》。每個人對「香港是甚麼」都有自己的答案,《維多利雅講》等你接棒,繼續講……請記住:粗口是發洩,雅言是發掘。前者是快感,後者才是持久的快樂。

潘麗瓊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