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摩天輪—— 杜甫詩,中國魂

  中國,乃詩之國,杜甫,乃中國魂。

  《詩聖杜甫》是編導蔡錫昌的文化中國系列之四。他把杜甫漂泊一生,分為求官、獲官到棄官三個階段,三段總括了杜甫由希望、絕望到昇華不同階段,杜甫把苦難昇華為不朽的詩歌。

  從杜甫的故事,看到中國在皇權下,皇帝荒唐縱欲,寵臣如安祿山作反、輾壓老百姓如草芥。權相如李林甫弄政,扼殺有才之士如杜甫,空有雄心而無救國之途。杜甫雖歷盡窮途潦倒,卻沒放棄救國愛民的初心,寫下千古絕唱如《春望》:「國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。感時花濺淚,恨別鳥驚心。烽火連三月,家書抵萬金。白頭搔更短,渾欲不勝簪。」由飾演杜甫的老戲骨白耀燦讀來,韻味深入骨髓。魯迅說:「杜甫似乎不是古人,就好像今天還活在我們堆裏似的。」

  皆說杜甫是詩聖,文風寫實沉鬱,詩仙李白則飄逸豪放,但杜甫亦有氣勢磅礡的詩篇。劇中李杜相遇,比詩鬥劍,比李白年輕十一年的杜甫,吟誦出現存最早一首詩《望岳》:「會當凌絕頂,一覽眾山小。」二十四歲的他,來到泰山腳下,誓登上絕頂。體現了中國人豪邁積極的精神。

  安史之亂,杜甫感傷老百姓死傷枕藉。劇中重演杜甫名篇《三吏》中有軍人四出抓壯丁,她叫老翁偷走,「一男附書至、二男新戰死,存者且偷生,死者長已矣。」老婦三子戰死,但,為了保衞孫兒和媳婦,她犧牲自己隨軍人而去。是苦難磨煉了杜甫的觀察力和筆鋒。他為無權無勢的弱者發聲,迴盪千年。

  白耀燦演出杜甫的神髓,蔡錫昌在有限資源下,以創意挑戰難度極高的歷史劇,一片丹心,值得嘉許。

潘麗瓊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