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摩天輪——和特朗普為鄰

  在華盛頓,我們住在距白宮只有十數分鐘步程的五月花酒店。每天到國會山莊附近的博物館區泡,必定路過白宮。第一天初到貴境,雀躍地搶前拍照留念。但久而久之,英雄慣見亦平常。

  直至一天,口喝,去買水,小販指着白宮草坪上一架直升機說:「是特朗普啊!」轉身一看,一個巨型直升機,但黑壓壓一大堆人,不肯定是否特朗普。突然感到國際大事這麼遠,那麼近。

  在美國國會山莊也一樣,免費入場,只要排隊便能參觀參眾兩院。坐在公眾席,剎那間感到改變歷史的重要時刻,便是在這裏。距白宮走十多分鐘,便到了一百年前林肯總統被行刺的福特劇院。當時南北戰爭剛結束了幾天,林肯總統想輕鬆一下去看戲,沒料到被早有預謀要復仇的演員Booth一槍打到重傷,抬到對面的樓房搶救,傷重死亡。當我們坐在福特戲院的觀眾席,凝望掛住美國國旗的總統包廂,有無限感慨,那種震撼,百年不滅。

  來到紐約,住在距中央公園數分鐘路程的酒店,漫步到中央公園西邊,便到了大野洋子紀念亡夫約翰連儂的Strawberry Fields 。再往前走,步出公園,即到了約翰連儂和大野洋子所住的大廈,當年他是在家門外被瘋狂歌咪開槍射殺。大野洋子在丈夫死後一直住在這裏,和麥當娜是鄰居。在華盛頓和紐約,左拐一個彎右走一段路是歷史痕跡,濃得化不開。

潘麗瓊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