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摩天輪——由「集體自殺」變「連環謀殺」

  發起全城罷工,原意不是自發的嗎?為甚麼改為堵路、阻塞地鐵,阻人返工?返工是人權,是誰在打壓別人返工的基本人權?

  我早前撰文說香港人在集體自殺,令百載繁華一夜消亡。香港情況急劇惡化,已非黃藍兩營自相殘殺的「集體自殺」,由六月至今愈來愈暴力的「連環謀殺」,是少數蒙面黑衣人在「謀殺」大多數沉默的白羊,剝奪他們表達和活動自由的生活權利。當他們號召大罷工,而你「不聽話」返工,你已經是「異見份子」了。

  一切是有預謀的,根據劇本策動的,包括上周末切斷紅綠燈電線、堵塞紅隧、霸佔主要幹道,是預早向全港打工仔投下「戰書」,「我已經切斷了你的來路和去路了,休想返工!」

  以罷工為名,癱瘓香港為實。把法治穩定的香港殺死,令全城生活在恐懼之中。真正的信息是五個字:「香港我話事!」

  有人說是七二一元朗無差別打人事件,令人覺得是警黑勾結,令人對政府失去信心。這只是幌子而已。首先,元朗事件已有二十多人被拘捕,再說,若果當天處理不善,也只是元朗警區一區之事,而且必須調查後才能定奪,不能「網絡審判」。為此而要堵塞全港道路?禁止全香港人返工?這是甚麼道理?

  若說勾結,那麼泛民議員和黑衣暴民關係密切,又如何?豈非雙重標準?

  反修例運動早已變質為推翻政府的暴亂。你是否贊成以暴力取代警力,以人治取代法治,以不肯承擔後果的蒙面人,取代政府?我只見破壞,不見建設。任何不與暴亂割席的人,是謀殺香港的幫兇,我恥與為伍。

潘麗瓊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