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摩天輪——機場變刑場

  八月十三日,蒙面黑衣人以為「還眼」為名,把機場變刑場和遊樂場,故意阻人上機,把急如鍋上螞蟻的旅客,變成虐待取樂的玩兒。眼見有被媽媽抱着幼兒嚇得哭了,仍不罷手,更有坐輪椅患心臟病的澳洲婆婆,兩天被阻不能返家,傷心流淚,有女示威者為一個十八歲要返英女學生求情,但一律不被放行。

  愈夜愈兇殘,「玩謝你」遊戲逐步升級,內地男子被疑是公安,被搜身和群毆,圍觀者包括記者皆袖手旁觀,獨有外國記者保護之,還有環球網記者付國豪,遭示威者指他影相,禁錮和圍毆。真想問,誰在濫用暴力?

  為甚麼沒有警察呢?內地男被毆傷,暴徒拒讓他上救護車,警察奉命前來護送,卻如中伏,即使聲聲「不是來清場,只是來救人」也被圍。一個落單的警察被圍毆,逼得拔槍才可自救。我明白了,機場如密室,是困獸鬥,室內難以施放催淚彈,萬一恐慌起來,又會引致人踩人的悲劇。

  示威者不是去機場爭取國際支持,控訴政府打壓人民、破壞法紀嗎?為何你自己變成暴政、欺凌手無寸鐵,和你無怨無仇的平民旅客?究竟你在做甚麼?自稱「義士」,卻如流氓,剝奪別人的人權自由,將之變成籌碼,騎劫香港整體利益,滿足虐待取樂的獸性,根本是暴徒。

  一場以高尚包裝的反送中運動,不出兩個月,穿崩走樣,天使變魔鬼。粗口、掘磚、堵路、縱火、擲汽油彈、霸佔機場,虐待旅客,私刑圍毆。真相正層層剝落,又像Agatha Christie的懸疑偵探小說一樣,往往最善良,最像受害者,最不似兇手就是兇手!

潘麗瓊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