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摩天輪——盲化大革命

  有人形容香港反修例風波,有如中國的文化大革命。美國《星島日報》總編輯梁建鋒卻形容今次是「盲化大革命」,嘲諷群眾對亂象視而不見。以下是我隨便都舉得出的例子:

  為甚麼只是追究警察濫捕及過度使用武力?警察每次都舉旗才會出胡椒噴霧,必須當有暴亂發生才出動,暴徒卻絕無預先警告,野貓式地堵路縱火、欺凌打人。誰人更加暴力?

  暴徒圍毆手無寸鐵的平民,包括港鐵站長、貨車司機、用手機拍攝他們的路人,國內遊客和記者,你為甚麼不哼聲?

  暴徒打爛港鐵設施,影響全港巿民,你為甚麼不抗議?

  暴徒人多蝦人少,欺凌推撞長者、到黃大仙警察宿舍,欺負警察家人,你覺得公義嗎?

  暴徒堵塞馬路、紅隧、打爛收費亭及設施,有如奪去別人的財產,並會傷及職員,阻礙別人出行,你有沒有反對?

  暴徒煽動罷工罷課不成功,改為阻人返工返學,你有沒有抗議?

  暴徒蒙面逃避刑責,卻不斷公開警察及家人的個人資料,這樣合理嗎?

  暴徒堵路縱火、刑毀地鐵站行人電梯;閉路電視,卻口口聲聲要求警方交出閉路電視,兼且譴責救護員延遲救援。暴徒經常堵路,不正是令巿民被延遲救援的罪魁禍首嗎?

  示威者要求港鐵交出八三一閉路電視片段,咬定警察隱瞞死人真相(雖然至今都沒有死者家屬追究或相關失蹤報告)。爆眼女卻一直拒絕報警,以律師信阻止警方拿取醫療報告,她是否在隱瞞真相?你不覺得有問題嗎?

  「五大訴求,缺一不可」是要放生暴徒,如果濫捕及過度使用武力的警察,不能放過,為甚麼縱火堵路打人的暴徒就要放過?

潘麗瓊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