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摩天輪——妖獸都巿

    十月一日,暴徒以升級暴力為七十周年國慶贈興,有如一場預先張揚的血案,令人感到嘔心和痛心。警察開槍對付瘋狂襲警的暴徒,是必然的,像一齣由反對派預先寫好的劇本,唯其如此,才有新的彈藥攻擊警察。最令人傷心和驚駭的是,受槍傷竟然是中學生!這個中學生卻非恰巧路過現場的無辜巿民,他是蒙面黑衣,手持致命武器襲擊警察的暴徒。

  我反覆觀看這幕襲警和開槍的影片,看見暴徒追打警察,警察是被動地還擊,出於自衞而鳴槍。鳴槍之後,暴徒又擲汽油彈。罔顧他人性命安全。

  其實,暴徒的暴力不斷升級,把範圍擴大,包括把腐蝕性液體射向警察和記者,導致他們受傷;又有暴徒圍毆持不同意見的市民,甚至打爛店舖的櫥窗和鐵閘,把貨品丟棄破壞。

  然而,中槍事件並未喚醒盲目支持暴亂的人,示威者反而變本加厲。當我開車時聽電台新聞報道,記者只一味質疑警察開槍的理據,彷彿對暴徒瘋狂的暴行視若無睹;還訪問那些在昨午隨意佔據馬路的示威者,突顯他們犧性午飯時間,支持中槍暴徒。記者為甚麼不訪問被堵路受阻的巿民?示威者表達意見的自由,在建築在剝奪別人的自由之上,堵塞交通,漠視其他人的生活,何偉大之有?這是自私和犯法的行為。記者愈來愈像示威者的文宣機器,超越了法律和道德的底線。

  我極度憎惡那些推無知青少年送死的政客。即使如此,教育界仍不敢譴責散播仇警言論、慫恿學生上戰場做炮灰的教師。香港像一個妖獸都巿,是非顛倒,恐懼淹沒一切,暴力橫行,野蠻打倒文明。哀哉香港!

潘麗瓊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