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摩天輪——抽刀向更弱者

  魯迅有句名言:「怯者憤怒,抽刀向更弱者。」

  十月六日,宣佈禁蒙面法翌日,暴徒流竄港九新界多個地區打燒搶砸。有示威者首次攻擊九龍塘解放軍東九龍軍營,以雷射筆照射,但當軍營有人舉起黃旗:「警告,你正違反法例,可能被檢控」,嚇得示威者馬上收隊。泛民議員勸戒:「任何人都不應以身犯險,不要做出一些舉動令解放軍覺得他們受到威脅。」此後再無人敢碰解放軍。泛民又何曾勸告暴徒不應縱火、毀地鐵、掘爛磚、打破交通燈、砸店舖、毆巿民?難道他們對巿民受苦,視而不見?

  我一家是暴動的受害者,老媽和妹妹家住黃大仙,當暴徒到黃大仙警察宿舍搗亂時,她們許多晚上被粗口和砸打聲嚇破膽,無法安睡。黃大仙到處是毀了的紅綠燈、升降機、掘到溶溶爛爛的路,令像我媽的老人家,無法上街或乘地鐵。

  最近九旬老媽重病入醫院,卻因暴徒殺到,地鐵封了,馬路被堵,巴士停駛,妹妹要在步行兩小時去醫院探母。姐姐更慘,探完母親後無法回新界的家!

  妹妹說:「沿途遇見暴徒、警方和湊熱鬧的市民,暴徒有男有女,滿是粗口地說笑,真的感受不到他們爭取訴求的熱誠;防暴警在佈防,不停叫市民盡快離開或繞路;湊熱鬧的市民有些走出馬路拍照、有些向警察大叫:唔歡迎你,快啲走!當暴徒開始進攻時,一片混亂,暴徒攻擊不會顧及市民安危,但警方會,當時心裏只希望警方能盡快平亂。」

  暴徒永遠連群結黨蒙面行兇,不肯承擔刑責,更不肯解釋為何破壞香港,等於保衞香港,犧牲的永遠是社會最無力反抗的小巿民。

潘麗瓊



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