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摩天輪——煙滅。情不滅

《倩女幽魂》

  生死契闊,正是愛情最難跨越的終極阻隔。《倩女幽魂》,一個怪力亂神的鬼故,流傳三百年不衰。由徐克的電影《倩女幽魂》發揚光大,香港舞蹈團把它以「子無語」的身體語言,表達出新境界。

  故事講述野鬼小倩,本要勾男人魂魄,卻被俠客燕赤霞追殺。在逃亡之時恰恰遇上李涵飾演的寧采臣——手無綁雞之力,不辨人鬼,癡情得連性命都可拋的落泊書生。若早一點,寧采臣或成小倩色誘的亡魂,若晚一點,則小倩已滅在赤燕霞的棒下,無緣相遇。偏偏不早不遲,二人一見鍾情。但人鬼戀的浪漫纏綿,正在於難於啟齒、不容於世俗,注定悲情收場。

  陳榮演的俠客燕赤霞,以粗獷、靈敏和喜劇感,中和寧采臣的柔弱、戇直和傷感。觀眾透不過氣來的絕望,隨着燕赤霞的出現,破涕為笑。燕赤霞看破情愛的虛幻,欲點破寧采臣而不得。唯有助他救小倩。寧和燕演出了兄弟友情。

  演小倩的潘翎娟,柔若無骨。她善用中國戲曲的水袖,一收一放,把剪不斷、理還亂,絲絲縷縷的愛情,很形象化地表達出來。群舞時,女舞者亦以水袖演出,壯觀流麗,不遜於西方芭蕾舞的天鵝湖,是獨創的中國舞語言。

  寧采臣和小倩訣別前夕,一夜纏綿,在晨光射進斗室前的一剎,寧采臣拼命把薄如蟬翼的白紗,遮擋穿透黑夜的陽光,但愈是努力,愈是徒然。

  最終,寧采臣和燕赤霞,合力直闖地府,大戰樹妖。戰勝樹妖之時,亦是小倩救返人間,化作微塵,煙滅在寧采臣眼前的時,愛情的考驗,不惜失去,但求所愛復活。藝術總監楊雲濤沒有為結局加甜,保留悲劇的苦,令歎息長留觀眾心。

潘麗瓊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