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屬專欄:
其他專欄
專欄名稱:
好好過日子
作者:
李純恩

到了開普敦,沒有理由不去好望角。從開普敦市區出發,一個半小時到了桌山山脈一直延伸過來的國家公園,一路向海邊而去,到了頂端處,一座峭壁尖尖伸向大洋,這就是大名鼎鼎的好望角了。當年西方的航海家要到東方去,船隊順大西洋往東方而走,那時候還沒有蘇伊士運河,去東方就一定要繞過好望角,到了那個尖岬處拐彎,船隊便由大西洋進入了印度洋,一條水路,這才走得...

詳細

國泰航空首航開普敦,飛機降落,從窗口外望,見到機場地勤人員都在向航機致敬,有些還載歌載舞,機艙門外也列隊歡迎,這就踏足開普敦了。當地朋友在機場等候,那時不過早上八點多鐘,上了車就先去遊覽。驅車一直往赫曼努斯小鎮而去,那是個觀鯨的地方,所以也有鯨魚灣之稱。大約一個小時便到了附近,附近有許多鮑魚養殖場。南非產鮑魚,市場卻在亞洲,即使賣到美加歐...

詳細

南非地方很大,但人口只有五千萬,五千萬裏大概有一成是白人,另外還有很大比例的有色人種(不包括華人),再加在那裏生活的華人,剩下的黑人數量就不算多了。我問當地朋友,黑人不是很能生的嗎?他說生是能生,死的也不少。南非人的平均壽命,只有四十幾左右。生活條件差,疾病多,命也不會長。從開普敦機場出來,沿着高速公路向市區進發,經過一大片鐵皮屋,那是黑...

詳細

從上海趕回來送查先生,送走查先生,當晚飛南非。南非之行也是前些日子臨時決定的,因為國泰航空十一月十四日首航開普敦。以前國泰航機飛南非,只飛約翰尼斯堡,如今連開普敦也飛,去旅行的話,就可以一站入一站出,不用走回頭路,方便許多。於是新華旅遊的蘇總就跟我商量,不如農曆新年搞個賀年團,既然這樣,就要先探個路,飛過去安排一下。蘇總的動作也很快,已經...

詳細

老同學從美國回上海辦些事,幾個以前的死黨約了聚會,去另一個老同學家開餐,同學中多烹飪高手,蹄膀湯、葱燒刺參,又逢蟹季,從陽澄湖買了許多大蟹,又有東海帶魚,一桌是菜,再開幾瓶好酒,滿枱豐盛。這天正好我帶團遊上海,於是一晚吃兩頓,先跟團友在「上海總會」吃了一頓,再趕去老同學聚會,半途加入,也吃得人仰馬翻。酒足飯飽,說起從前好像永遠吃不飽的日子...

詳細

一年一度,又到陽澄湖吃蟹,往年的吃蟹團,都是三天兩夜,住在上海兩晚,中間一天坐車去昆山巴城,至陽澄湖邊的「湖濱蟹府」吃軟蟹,然後再回上海。今年搞團的時候想起好多年沒有去的周莊,便加進了行程,遊完了周莊,在附近的Pullman酒店住一晚,第二天再去巴城,路程不過四十分鐘,省了不少時間。今年是大閘蟹的大造之年,蟹的質量奇佳,六十個人佔了餐廳一...

詳細

要麼十幾年沒到周莊,要麼一個月連來了兩回。周莊前一天還是陰雨連綿,我們到的這天,天放晴了,陽光明媚,一團人坐在沈廳飯店二樓,滿滿佔了一層,吃着「萬三蹄」,喝着土雞湯,滿桌湖鮮,陽光從老舊的漆木窗外斜斜照進來,一室明亮。憑窗外望,小橋河道,船家女划艇而過,艇尾蕩出的水波,閃亮閃亮,一圈圈向外卷去,周而復始,無窮無盡。星期五的中午,遊人不多,...

詳細

中午時份,電話鈴響,一聽,原來是KK黃錦江。真是相請不如偶遇,馬上約了一起吃午飯,一個小時後就在銅鑼灣見面。KK常住紐約,偶爾會回香港。這一次來,是為了明年在藝術中心的畫展做籌備,KK第一次在香港開畫展是一九七九年,所以明年是四十周年展,應該非常精采。他曾是香港舞台設計界和畫界的活躍人物,後來又做電影和廣告演員,你應該記得周星馳《國產凌凌...

詳細

中國幾十年前有句話叫作「相信群眾」。一個人受了委屈,旁邊的人勸他,就會說「相信群眾」。有的時候還會加一句:「相信黨」。這句話說了幾十年,到今天還有人說。比如前兩天,一個天津朋友來港,聊天的時候就說了這一句話。我一聽就笑,跟他說,「相信群眾」的人,一般都沒有好下場。群眾是不能相信的,因為群眾不大相信甚麼好事。如果同時出現了一件好事和一件壞事...

詳細

這天上午坐港鐵到深水埗,月台上人擠成一堆,有警察維持秩序慢慢往外走,站裏許多警察狀似戒備,好不容易擠出港鐵站,才看到網上新聞說,深水埗港鐵站有個男人用鎅刀襲擊一名女警,女警自衞開槍,打中男人腹部。難怪港鐵站裏這麼墟冚,原來碰到了事故。晚上回家看電視新聞,見立法會議員陳克勤對記者說,警察自衞要注意場合,像港鐵站這麼多人的地方開槍,容易殃及池...

詳細

查先生十月三十日走,起初喪禮日期尚未定,算算日子,可能會跟我離港工作的日子撞期。我十一月九日帶團去上海,十二日下午回港,十三日半夜飛南非,為農曆新年的旅行團安排行程,一直要到二十日才回港,若是查先生的喪禮在這期間舉行,就趕不上了。於是就等着查太太通知,準備隨時取消南非之行。後來日子定了,十二日喪禮,十三日一早出殯,正是我兩次行程一來一走的...

詳細

熱門: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