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屬專欄:
其他專欄
專欄名稱:
好好過日子
作者:
李純恩

每年初夏,河蝦的蝦子特別飽滿,蘇州的麵店就會將一隻河蝦分蝦腦、蝦子、蝦仁拆開,拆上一大堆,然後又三合一,用黃酒油鹽調味烹製,另用新鮮蝦子做成蝦子醬油,最後融進一碗麵裏,這碗麵,就是這個季節名滿江南的「三蝦麵」。這碗麵,論色,蝦仁雪白、蝦腦橘紅,蝦子烏黛,色彩悅目。論香,只要一倒進熱麵條裏,濃郁的香味便隨熱氣升起,引人垂涎。論味,那就更加不...

詳細

在上海酒店早餐的時候,聽到一位上海老太太問廚師:煎得老一點的蛋有嗎?酒店早餐的荷包蛋,都是西式做法,煎得白嫩。但上海人吃荷包蛋,就喜歡煎得老一點,流不流黃不介意,蛋白白部份要煎得焦黃才好。這樣煎好的荷包蛋會香口很多,上海人還會份外煮點醬油汁,汁中放糖,調得甜鹹濃郁,然後將荷包蛋放進去回一回,這就成了一道可以拌飯吃的菜了。荷包蛋煎老一點,不...

詳細

在上海,跟着太古集團的朋友去參觀「可口可樂」的瓶裝工廠,十分愉快。廠裏的生產線和現代化瓶裝技術雖然十分可觀,但這個百年品牌一直保持青春活力,它的發現歷史更加吸引人。在工廠裏,到處都是醒目的「可樂」產品和歷史圖片,一進門就是歷史博物館,從藥劑師無意中發明了「可樂」配方,到配方被「可樂」創始人收購,一路說到今天的發展,百年歷史簡單明瞭,其中也...

詳細

「太古地產」的朋友相邀在上海看看他們的「興業太古滙」和「可口可樂」汽水廠,上飛機那天打開facebook,fb提醒我去年今天也在上海的「興業太古滙」,真是很巧。「興業太古滙」已是上海的新地標,一年之中我去過三次,所以我跟同行的朋友說,到了那裏,我都可以做導遊了。那個地方,也是我小時候在上海常來常往之處,那裏本來有條很出名的弄堂,叫「大中里...

詳細

端午節那天陽光猛烈,天氣熱,天上雲層也結集得特別熱烈,風起雲湧,十分好看。傍晚見夕陽西下,忽然興起,揹着相機上了寶馬山。上山之後,直往紅香爐峰而去,遠遠已見峰頂人影異動,人影和豎在巨石上的三腳架在藍天白雲下構成了漂亮的畫面。不一會上到峰頂,只見上面已佈滿等着看日落的人,人同此心,都選了這個靚景點。那是東半山的一個制高點,面對維港,遠眺青馬...

詳細

天氣濕悶,兩個小時網球打下來,汗出如漿,渾身濕透,口乾舌燥,便從飲水機裏放了一杯清水,一口氣喝下,清甜沁肺。這時候若有一杯冰凍可樂或者冰凍啤酒當然更好,但就算一杯冷開水,也能喝出甘露來,可見人的需求到了極點,要求也回到了基本點。喝水的時候想起從前到人家裏作客,招待之物常常就是開水一杯。我小時候在上海就是這樣,去人家裏,不可能有汽水之類的飲...

詳細

西班牙警方抓了九十多個台灣電訊詐騙犯,全部移交大陸,台灣方面就此向西班牙提出抗議。這個抗議是沒有用的,因為這幫詐騙犯,騙的都是中國大陸人的錢,北京要求引渡,有證據,西班牙就交人了。電話騙案無日無之,操控案的幕後集團,全是台灣人。但被台灣人騙到的,很少台灣人、香港人和澳門人,兩岸三地之中,台灣騙子集中火力,專騙大陸人,成億成億騙,如今「送中...

詳細

今時今日,人們似乎每天都會用各種社交網站上網,或看朋友訊息,或發表自己的信息,這已成了一個人類習性,而且愈來愈強烈。於是,人跟人之間好像知道得更多,甚麼雞毛蒜皮都可以在網上了解,當然,真真假假也愈來愈難分辨,因為所有的「交往」,九成九見不到面,都是虛擬的。以前人跟人交往,會有親筆通信,有筆迹可循,會見面,有眼神可看。這樣的社交是很真實的,...

詳細

晚上朋友請吃飯,結帳時問我吃得怎麼樣,我說:「酒足飯飽」。「酒足飯飽」不但是對主人的恭維,也是客人的一種帶着幸福的豐足感。無論這頓飯吃甚麼,吃得貴還是便宜,都過上好日子了。普通閒人也好,日理萬機的人也好,又或者整天說自己有偉大理想的人,要如何對人類做貢獻的人,在做完了手頭該做的事之後,可以坐下來,酒足飯飽,那一切辛苦和努力,便也沒有白費,...

詳細

內地網友登了一張照片,一看不由得大笑起來。那張照片是一個電視熒幕截圖,劇情明顯是說劉、關、張桃園結義的故事,三個人跪在地上,對着一張神枱發誓:「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。」神枱上除了豬頭三牲之類,還有一座神像,那是一座關公像。關公跟劉備、張飛跪在一起拜自己,你看了是不是會笑得透不過氣來?這也不知道是一部甚麼爛戲,幕前幕後烏合...

詳細

我家養了一盆文竹,長得極不規則,前後左右亂竄,長短不齊,姿態不雅,遠看如一頭癲獅。文竹應該是姿態優雅的,長短有致,枝葉斯文,層層疊疊生長,如一片片綠雲展開,一盆放在屋角几上,如有陽光掩映,便會在白牆上照出一片廣影,襯在翠綠的文竹後面,真是屋雅何須大,有這一角裝飾,其味雋永,已令人久看不厭。於是我時常看我家那盆文竹,希望它可以長出秀氣,不失...

詳細

熱門: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