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好過日子——回來了

  生平第一次畫展開了三天,就飛西班牙拍節目了,人在外地,畫廊的方先生方太太時常傳短訊和照片來,告知誰又來了,誰又送了花籃,聽得十分愉快,同時也有些不安,巴不得快點拍完節目,快點回到香港。

  在西班牙工作了九天,行程安排緊湊,每天從早拍到晚,連每天寫稿的時間像平胸女人擠乳溝那麼擠出來,好在時間跟乳溝一樣,擠擠總是有的。也好在工作順利,並有許多意外驚喜,還交了好些新朋友,九天時間眨眼而過,最後一站到了巴塞隆拿,拍完西班牙之旅,吃完殺青宴,寫這篇稿的時候,想著明天就可以飛回香港,很高興。

  畫廊的方太太告知,本月二十日,荷李活道那一帶有個畫廊之夜,許多畫廊都延長開放時間,延到晚上八點才打烊,還準備了酒和小食。二十和二十一號下午我本來也約了些朋友去看畫,方太太說不如就此搞個畫冊簽名會,在二十二日畫展結束之前大家聚一聚。

  這樣也好,畢竟自己的畫展竟然人不在香港,總有些說不過去。雖然展期只剩下兩天,也算趕上尾班車,有始有終嘛!

李純恩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