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好過日子——餓了吃碗粉

  一年一度續汽車牌照,平時這些事都是我家大婆辦的,適逢她出外旅行,我自己去搞,結果文件資料不齊,一天之中來回兩趟才搞掂。幸好住得不遠。

  本來也沒預着要搞那麼久,中午出門的時候還打算約朋友在中環吃飯,結果來來回回一折騰,等到辦完車牌,午飯時間早已過去,於是打道回府。坐地鐵到天后,從地鐵站出來,飢腸如鼓,便走到對面的「華姐清湯腩」找了個位坐下,叫一碗清湯腩河粉。

  清湯腩有不同部位,有爽腩有坑腩有崩沙腩,若遇到心頭好,就是運氣。這天一碗清湯腩端上來,粉麵上整整齊齊一排崩沙腩,晶瑩通透,色澤喜人,入口爽中帶膩,湯鮮粉滑,十分美味。同桌一個小伙子,叫了一客清湯腩加一碗菜飯,吃得甚歡,嘴巴吧嗒得震天響,轉眼吃光一碗菜飯,招手跟夥計又要了一碗淨河粉,也許真是餓了,風捲殘雲,吃相充滿幸福感。

  好食物也要碰到好時候,才能相得益彰。肚子餓的時候,就是食物的好時候。飢腸轆轆,可以吃到一碗美味清湯腩粉,頓生隨心所欲的滿足感,這一碗湯粉,便是人間珍饈了。

李純恩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