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好過日子——食物溫情

  晚上沒事,看上海東方衛視的飲食節目,介紹上海食物,從葱油餅到海派西餐,親切感十足。

  上海葱油餅油多葱多,每個餅裏還必定要放一塊豬油,那餅兒在油裏煎,煎好了再放到火爐旁烤,外皮金黃鬆脆,餅中葱香豬油香,色香味俱全。

  海派西餐更好玩。那其實是變種的俄國大餐,所以一定有羅宋湯,然後配一塊炸豬扒。

  這種吃法,勉強可以在香港的茶餐裏找到,但對上海人來說,這也算「吃西餐」。在我小時候,曾外祖父帶我去上海的西餐廳吃西餐,內容就是一碟羅宋湯,一塊炸豬扒,連麵包都沒有。這或許根本就是那個年代物資匱乏,有得吃就很好了,誰還會去理甚麼搭配。

  不料這就成了傳統,如今上海人到餐廳吃「西餐」,也是這樣,一碗羅宋湯,一塊炸豬扒,不用刀叉,用筷子夾豬扒,醮「辣醬油」(喼汁),這就一頓了,也要人民幣一百多塊錢。

  看到這很奇怪的配搭,卻有說不出的親切感。小時候曾外祖父就是如此帶我去「吃西餐」的。那家西餐館叫「德大」,每次去,羅宋湯和豬扒都只叫一份,曾外祖父捨不得吃,每次都坐在一邊看我吃,我要他也吃一點,他總是笑咪咪搖頭,這個場面,成了童年不多的溫馨記憶之一,每念及此,心裏總是暖暖的,口腔裏像是重新泛出羅宋湯的微酸和炸豬扒裏那一口酥香,還有曾外祖父閃動在白眉白髮間的微笑。

李純恩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