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好過日子——愈來愈蠱惑

  天氣忽然就熱了。復活節假期最後一天,下午跟朋友打網球,氣溫三十度,陽光猛烈,不過一個小時單打,汗出如漿,如在盛夏,差的只是沒有一片蟬鳴。

  蟬還未鳴,蚊子卻已來了,晚上在家,開着窗,寫了一會稿,腳邊一癢,就見了一隻蚊子在盤旋,剛想下手,卻飛走了。我總是懷疑蚊子前世都是人,不然不會這麼明白人的心思,這頭你才一動殺機,轉眼牠就飛了。蚊子飛還會利用光線,不會在你面前明飛,專門找暗角斜刺飛去,忽地就在你眼前消失,找半天也找不到。

  我說蚊子像人另一個根據,是不同地方的蚊子也分精靈和鈍,比如東南亞一些地方的蚊子就特別鈍——我的意思是說這些地區的人比較純樸,蚊子也像人一樣老實,在眼前飛來飛去,一伸手不要說拍,抓都抓得住。與之相比,香港大概蠱惑仔愈來愈多,蚊子也愈來愈狡猾,本來也可以用手拍的,現在非用電蚊拍不可。偏偏香港買得到的電蚊拍大概都是蠱惑人做的,質量奇差,不要說多用,就是放在一邊,經過一個冬天,也會自動失靈。當你好不容易發現一隻蚊子,拿起電蚊拍一掃,那蚊子竟穿網而去,毫無損傷,你只好罵一句粗口,又去重新買一把了。

  內地的蚊子本來也是用手打得着的,但現在也不容易,也要用電蚊拍才可以對付了。有一次我在杭州住五星級酒店,半夜客房裏竟然飛進一隻蚊子。五星級酒店客房裏是沒有電蚊拍的,結果一夜沒打到牠,想來也是蠱惑仔愈來愈多的緣故。

李純恩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