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好過日子——何藩念香港

  這天「香港人出版」送來了何藩最後一本攝影集,這本集子何藩沒有給我簽名,來不及了,他已經走了。

  前年何藩一口氣出了三本攝影集,開了一個攝影展,為此他特地從美國飛來香港。我們在相隔二十年後又有機會聚了兩次,他隆而重之簽了三本攝影集送給我,不許我掏錢買。久別重逢,兩次都聊天至深夜,他年歲大了,身子弱,咳嗽咳得很厲害,但只要一說起攝影藝術,滔滔不絕,咳嗽喘氣都要說下去。

  去年農曆大年初一,我在去澳門的船上收到他從美國打來的電話,很客氣說要拜個年,我說不敢當,問他近況,他說在搞新的攝影集,但剛剛出過三本,不知如何可以再突破,看看我有甚麼想法。我說剛出的三本攝影集裏的照片有許多是合成的,從前用暗房技術合成照片很講技巧,但現在有了電腦,事情就變得輕而易舉了,既然如此,不如再出一本沒有合成,全部是原汁原味照片的影集,反璞歸真,反而是突破。他說這倒是個好主意。

  那是我們最後一次通話,幾個月後他就走了,萬幸的是,在他走之前一直在為新的攝影集工作,並在生命的最後關頭決定了封面的樣式。如今這一本《何藩‧念香港人的舊》放在我眼前,裏面有一百多幅原汁原味的大師之作,他對側逆光出神入化的運用,他對香港的人文關懷,昔日香港的販夫走卒和街童,晨光中的霧氣,街市中蒸騰的人氣,都在黑白光影中再次跟我們見面。他跟我聊天時的神情也襯在這些影像之中浮現,我似乎又聽見了他略急的喘氣聲,臉色微紅,眼睛裏透出熱切的光芒。他把他看到的香港留了下來,他也把自己留了下來。

李純恩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