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好過日子——賽馬

  七月十六日,馬季煞科賽,馬會請了一班傳媒老友去沙田馬場聚會,吃飯聊天,不少得順便賭幾場。

  雖然做了二十多年馬會會員,我對賭馬則一竅不通,曾經有朋友像上課一樣幫我補習賽馬規則和玩法,講了半天,口乾舌燥,最後問我:明白了吧?我搖頭:不明。對我來說,那實在是複雜無比的事情,聽人解釋的時候好像都明白了,但轉頭即忘。

  學東西,人總是有盲區的,一旦進入盲區,再聰明的人都會笨起來,賽馬肯定是我的知識盲區,或許是根本提不起興趣,所以學極不會。在報館工作了這麼多年,至今還看不明白馬經版,覺得那是天書,即使字都認識,串連起來就不知所云,看見人拿著一張馬經「做功課」,第二天可以賭贏馬,在我而言,很是神奇的事情。

  所以這天在馬場賭馬,一應投注,要買哪匹馬不買哪匹馬,全由旁邊的朋友拿主意,付錢換了幾張投注票,其實不知究竟買了甚麼,開跑之後,也就不會跟著全場馬迷呼叫,一會贏錢了,一會又輸了回去,看了八場馬,輸了三百元,鋪一點草皮,只當做了善事,一個下午頗開心。

李純恩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