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好過日子——文具店憶舊

  畫畫的顏料用完了,去專賣美術用品的文具店補貨。

  在文具店的貨架之間徘徊,看着各類紙品、顏料和筆,有一種非常親切的感覺,一時間好像回到了兒時的上海。

  小時候在上海最喜歡逛的就是文具店,那時候物資缺乏,錢更缺乏,真是看甚麼東西都貴。文具店裏擺着各種各樣的紙筆顏料,五花八門,就像一個寶藏,只是大部份東西只能看,買不起。有一陣子迷上了刻紙,各式圖案甚至連環畫的人物都可以用刀在紙上刻出來,但好畫要用好紙,最能表現刻紙作品的一種叫作「蠟光紙」,彩色的紙面上有一層蠟光,質地比較厚實,用來刻一幅「三英戰呂布」,那就是可以炫耀好久的極品了。那時候,可以買蠟光紙來刻畫近乎奢侈,偶得一張就是喜事。我已經忘了一張蠟光紙賣多少錢,記得的是每次帶一張蠟光紙回家的喜悅。

  這天在文具店東看看西摸摸,那麼多紙品中,依然有蠟光紙,今天對我來說已經沒有用,但見了之後,卻有故人重逢的親切。

  小時候能用新筆也是興奮的事情。普通的鉛筆都要等到開學的時候買,一次買幾枝,要用好久,所以削鉛筆削得特別仔細。鉛筆尾部標着鉛芯的軟硬深淺,「H」硬而色淺,「B」軟而色重,適中的就是「HB」。我不喜歡用「H」,但用「B」又損耗太快,所以次次都買「HB」。再後來,終於在文具店買了第一支鋼筆,「英雄牌」,如獲至寶。回到家仔仔細細吸上墨水,仔仔細細將筆尖抹乾淨,筆尖閃閃發亮,寫出來的字流暢漂亮。從鉛筆到鋼筆,一下子,好像文化都飛躍了……

  如此這般,我在文具店盤桓了好一陣子,身邊樣樣都是記憶中的好東西,在它們中間,彷彿還看到自己當年東看西摸的身影。

李純恩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