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好過日子——最擔心的事情

  這天一覺睡得很累,發了一個噩夢。在夢中,我重返校園。

  對許多人來說,重返校園過學生生活可能是夢寐以求的事情,但對我來說則是個噩夢。

  我也不知道真正的原因在哪裏,或許我的整個學生生涯正好遇上「文革」,日子都在高喊革命口號的虛妄中度過,在回憶中幾乎找不到一點有趣之處,這也是我今天特別討厭那些慷慨激昂口號的原因,無論喊口號的是些甚麼人。也討厭任何形式化的事情,無論煞有介事的是甚麼人。

  重返校園之所以成為噩夢,還有一個原因是我數學很差,數學考試尤為畏途。到今天除了加減乘除之外,我已忘記了所有數學課學過的東西,這些東西,一輩子都陌生,愈是怕的事情愈容易入夢,比如我常常做一個夢是又回上海工廠打工了,這本來沒有甚麼值得擔心的,但夢裏告訴我,要想重新在上海工廠做工人,必須通過中二程度的數學考試,於是我就嚇醒了。

  這天搞得我很累的那個夢,就是要我重返校園上數學課,在夢裏我百般拖延,費時良久,情節如一部小說,別的同學都上了一個月課了,但我依然用各種理由賴在家裏,後來來了個很漂亮的班主任,她來催我上課去,她的美貌讓我著迷了一陣,卻依然嚇醒。嚇醒之後還記得她漂亮的眼睛,但權衡得失,我還是決定不再睡了。

李純恩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