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好過日子——轉變

  到上海已經一個星期了,晚上靠在牀上寫稿的時候,看著掛在牆上的電視機,才想起在這間客房裏住了七天,卻從未打開看過電視。

  我這次到上海是為了拍電視節目,但一連七晚——或許接下去幾晚也一樣——竟沒看過電視,說起來似乎有些滑稽。每天晚上回到酒店,看的是手機和iPad,有文字有照片有視頻,但就是沒有打開過面積大得多的電視機。

  以前到了酒店,第一件事就是打開房間裏的電視機,晚上睡不著的時候,也是靠看電視消磨時間,即使到了一些語言不通的國家,在酒店裏也會拿著遙控器,左按右按,看著聽不懂的節目,一點都不辜負那架電視機。

  也不知從甚麼時候起,時間都給了手機和iPad,回到酒店,接上wifi之後,這裏看看那裏翻翻,覆覆訊息,似乎要知道的事情也都知道了,要說的東西也都說了,不知不覺就到了關燈睡覺的時候,怎還顧得那電視機。

  傳媒的生態,也就是這樣,在不知不覺中轉變,中心都慢慢轉到網絡上,一件產品,一個節目,似乎不跟網絡沾上邊,總是前途堪虞。對於很認真拍了一個電視節目的人來說,想的事情卻往往超過了電視。有時難免有些混亂。

李純恩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