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好過日子——災難深重的民族

  到吳哥看古蹟,自然也會接觸當地人。柬埔寨飽經戰火摧殘,自己人打自己人,死了數百萬,跟當地人說起,幾乎家家都有人死於內亂,人人都是革命受害人。

  打了幾十年仗,停火不過十來二十年,赤柬埋下的地雷不知何年何月才清得光,斷手斷腳的地雷受害者到處可見,有心人把他們組織起來,學些樂器,組成一組組樂隊,守在景點入口處,有遊客來了,告知客從哪裏來,便能奏一曲奉上,如香港客來,奏一曲《帝女花》,台灣客到,奏一曲《鴛鴦蝴蝶夢》。給多少錢悉隨客意,起碼自食其力。

  男人打仗死得多,留下來的寡婦也多,慈善組織就把寡婦組織起來,學些技能,比如按摩,讓她們也能養活自己。慈善組織多數是外國人搞的,就如吳哥古蹟的修復都由外國——法國、日本、印度、中國等——出錢出力,柬埔寨政府似乎很省事。

  這個國家跟其他窮地方一樣,甚麼都值錢,只有人不值錢,人都卑賤地活着,但求槍炮聲不再響起,性命不再朝不保夕,似乎已經滿足了。

李純恩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