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好過日子——大餅油條

  突然想吃上海的大餅油條,香港有油條,但沒有大餅,吃不到,於是就畫了一幅解饞。

  大餅油條是上海尋常早飯,每天晨光初起,街邊的點心店就開始營業,賣各種各樣的早點,其中就有大餅油條。油條開大油鍋炸,大餅則有兩種,一種鹹,一種甜,鹹大餅裏面是鹽和葱花,甜大餅則放糖漿,糖漿比鹽和葱花貴,所以甜大餅也比鹹大餅貴一點。烘大餅的爐子多數是用一個大汽油桶改造而成,內敷厚泥,下置柴火。做餅師傅做好餅,將袖子高高捲起,手持麵餅,探身進爐,將餅一張張貼在爐壁上烘烤。爐子裏總是紅紅的,映得做餅師傅臉膛發亮,很熱火朝天的樣子。

  不一會餅烘好了,師傅便用長柄火鉗,一個個鉗出來。出爐的大餅呈焦黃色,外脆內軟,加一根剛剛好的油條,包而食之,大餅的焦香和油條的酥香結合起來,滿嘴豐盛,是一日之美好開始。

  小時候在上海,有一次收音機裏在播蘇州評彈,說的當然是革命故事,其中講解放前舊社會上海工人生活艱苦,家裏的小孩子只吃大餅油條充飢。但是我小時候,上海人的日子過得更差,物資缺乏得不管你說甚麼吃的都會叫人流口水。那天聽電台聽到大餅油條,我的口水就流出來,心裏十分羨舊社會工人階級的生活。此事印象極深,每次只要想起大餅油條就想起,可見不要分甚麼新社會舊社會,能讓人過上好日子才是好社會。

李純恩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