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好過日子——在哪裏過年

  往年多數在外地過年,年廿八、廿九就上飛機,回來年也過得差不多了。人說這叫「避年」,其實也不算,又不欠人債,年是不用避的。

  不在香港過年,是上班的日子養出來的習慣,天天上班,到了放年假,還不出去旅行?過年旅行成了習慣之後,幾乎年年都走,後來不用上班了,想放假天天可以放,但一到過年,還是忍不住走。有時跟朋友結伴,有時只是自家人旅行,算算這些年在外度歲的地方,美國、澳洲、歐洲、杜拜、不丹、南極、泰國、日本,尤其是後兩者,去的次數都數不過來。

  當然上海、北京也去過年,但如今在內地給小孩子派利是,簡直就像香港某法官說的判詞一樣:「社會上刮起一股歪風」。小孩子的利是等閒一封一千兩千人民幣,給少了,會給人在背後罵小器。有一次跟上海朋友說起這事,他問香港人派利是派多少,我說一百元一封,每個小孩派兩封很不錯了。他聽了就說,你在上海,如果派兩百元,還不如不派,不派還不會給人落下口實。我聽了,就覺得這股「歪風」太盛了,不應助長。於是就把過年的錢花在去中國以外地區,這錢也花得順心了。

  今年要到年初五才上飛機,也算在香港過年了,在香港過年也沒甚麼特別打算,或許就靜靜的呆幾天,多買些年花,準備多些口糧,聽聽電視裏的「恭喜發財」,也很好的。

李純恩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