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好過日子——歲晚收爐

  過年之前收到一些相熟餐館發來的短訊,告知歲晚收爐,初四啟市。

  往年很少在香港過年,對這類訊息也不上心,但今年在香港度歲,收到這些短訊竟突然徬徨了一下。這是因為既然是相熟的餐館,必然常去幫襯,平時也沒甚麼特別的感覺,但是一旦說要歇業幾天,就好像那幾天找不到地方吃飯了。

  對人會有依賴,對餐館也一樣。這種事情,若不提起,你根本不會在意,也不會因為不去幫襯而失落,但人家明明跟你說,這幾天你不要來了,那就好像覺得那幾天本來是要去幫襯的,現在不成了,人就徬徨了。

  過年其實令我最徬徨的還不是這些歲晚收爐初四啟市的餐館,而是常常去坐一坐的茶餐廳,就像我家對面那間,不到初八初九不啟市,這時候就覺得人家平時多麼救急救難,簡直功德無量。由此也知道人是如何犯賤,若是整天圍在身邊轉就不稀罕,突然不理你幾天,才知道如珠如寶。餐館如此,人也一樣。

李純恩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