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好過日子——沙士十五年祭

  二○○三年香港沙士肆虐,轉眼已十五年過去。近年新聞界作回顧,重述當年嚴峻的疫情,令人不勝唏噓。

  雖說十五年過去,當年的情景依然歷歷在目。那時香港真是風聲鶴唳,連周邊地區都聞香港而色變,香港旅客也都成了異類,到了外地要自我禁閉半個月,真是倍受歧視,記得當時只有澳洲政府最開放,公然歡迎香港人到澳洲旅行,於是我就搞了個旅遊團去雪梨和墨爾本,盡享陽光藍天,這大概是那一年最令人心情舒暢的出遊。

  當時香港的餐廳飯店生意慘淡,許多館子裏夥計比客人還多。我便跟一些開餐廳的朋友商量,請他們用心做菜,我負責召集聚餐,把悶在家裏出不了門的朋友都找來,相聚吃飯,一來舒舒悶氣,二來也為餐廳打打氣。這樣的聚會差不多半個月搞一次,最多人那次包下半島酒店的日本餐廳,來了八十八人,皆大歡喜。這些聚會,都是那一段慘淡日子的歡樂時光,如今回想,依然溫馨。

  那一年始終是香港人的一個沉痛記憶,但香港人堅強地承受了下來,沒有呼天搶地。特別要感謝的是香港的醫護人員,在那麼嚴峻危急的時刻,身處險境,緊守崗位,沒有逃兵。那年有很長一段時間是看不見曙光的,有一天我開車行在山道上,陽光燦爛,草木葱鬱,勒杜鵑開得美麗耀眼,想着這個美麗城市遭的劫難,不禁悲從中來。於是就寫了一本小說《張大明非禮事件》,把這一年發生的事情用文字記錄在故事中,日後回憶也有憑藉。這一說,就十五年過去了。

李純恩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