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好過日子——又見七人欖球大賽

  一年一度,又見國泰航空贊助的國際七人欖球賽廣告,這已經是香港每年的指定盛事,許多外國遊客會為此特地來香港一遊。

  香港七人欖球賽一九七六年開始舉行,到一九八二年正式進入大球場,那一年我在周刊做記者,說是娛樂周刊,但內容豐富,但凡有趣的事情都會報道。有娛樂盛事,做娛樂記者,有社會新聞,做港聞記者,有體育盛事,做體育記者。七人欖球賽進入大球場舉行,規模擴大,特地請了一間體育公關公司替之包裝。那時候七人欖球賽在香港算不得熱門賽事,知道的人也不多,體育公關公司來推廣,我便成了體育記者去採訪。跟公關公司了解了七人欖球的歷史和賽制(因為之前我也沒有看過),寫了一篇報道。之後又去看了比賽,果然緊張刺激,玩命一樣。

  那是我入行寫的第一篇體育報道,所以印象深刻,由此也對七人欖球賽特別留意,無形中,也是一個緣份。

  做記者,專攻一項是會專業些,但能兼多面則更好。新聞之事,有許多是相通的,互有關聯,如果多方面涉及,在採訪各式人等的時候,就可以有廣泛的話題,知識愈豐富,愈容易跟人溝通,我們那時做記者,一本雜誌裏面有的內容都有機會去接觸採訪,從娛樂到體育到港聞到副刊,哪一項需要就做哪一項,沒有專業不專業,做多了就專業了。這其實也是很好的鍛煉,就像查良鏞先生說的那樣,做報紙的人,不用太專一項,一定要博雜,會得旁徵博引,融匯貫通,才會是一把好手。我們那一輩的人,有不少都是這麼練出來的。

李純恩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