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好過日子——紙紮舖的科學性

  這天看朋友在網上說香港有紙紮店,做紙紮劏房賣給孝子賢孫,讓他們燒給祖先。看了不禁大笑。

  人生在世的時候,迫於無奈要住劏房,死了之後,後人燒祭品還要燒劏房,這個人,生死都在做低端人口,這個玩笑也開得太黑色幽默了。

  但這又未必是個玩笑,說不定紙紮店老闆真的以為陰間也炒樓,樓價跟香港同步上漲,做紙紮品也要與時並進,既然有人燒豪宅,那也有必要燒劏房,應付不同的需要。如今在香港住劏房已經很高檔,因為起碼有間房,比劏房更低端的,還有籠屋,還有三層碌架牀位,與時並進,相信紙紮舖在不久的將來,就會推出紙紮牀位供應給孝子賢孫們燒給先人,使先人們即使住不起劏房,也可以有一個牀位休息。如果哪天紙紮舖有一條紙紮「天橋」供應的時候,那就是孝子賢孫在為先人們準備露宿場所了。

  紙紮舖的產品,也是社會心理反射,以往燒祭品為表一個「孝」字,燒的東西也一字以蔽之,曰「豪」。洋樓、汽車、金勞、億萬大鈔、鮑參翅肚,最後再燒一個丫環服侍……

  暫時還沒人能燒一個「菲傭」,以免糾紛——真是要多豪就多豪。

  如此浮誇,代表了民智未開,人們以為真的有錢能使鬼推磨。到了二十一世紀,民智稍為提升,知道太浮誇不如講實惠,人間泉下,都有基本需要,沒得一步登天,

  先把基本生活搞好了,再慢慢改善生活。所以紙紮舖供應紙紮劏房,反映了社會上的務實精神,是非常科學的。對不起,我剛才笑錯了。

李純恩


hd